老友记第十季

          老友记第十季 暗流2

          小说:老友记第十季 作者:束良策 更新时间:2020-04-09 3:5:54 源网站:新爱看书吧
            妈妈也不答话,自顾自收拾着衣物,她本来只说拿洗漱用品的,现在却什么

           我有意识地跟在龙青山后面,因他刚才说是去追妈妈的,如果他追上了妈妈,我该怎?办呢?躲在一旁看他们野合,还是自己也去找一个爽爽?

           妈妈的脸红了一下,她掏出纸巾背过身去,擦拭着脸上的泪水,肩膀偶尔还耸一两下。清理完后,妈妈转身面对着我道:“小瑜,带我下山吧。”

           我尴尬地笑了笑,妈妈低着头,不想让他们看得她哭肿的眼睛。

          Oh,my God,女人,原来都是小心眼的!

          妈妈斜坐着,双手伸到背后扣上搭扣,这个美人负手戴胸罩的画面从此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深处,不可磨灭。

           这几个犬国人是想让他们的女伴跟踪他们看上的美女,以方便他们追踪。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监控了,看这些大汉如此凶狠,这个旅行社看来还有黑帮背景啊。也不奇怪,除了黑帮,否则谁敢搞这样的旅游?

           妈妈瀑布般的黑发蓬乱地搭在肩上,裸背上的汗水沾了一些青草屑在上面,十分凄艳。我口干舌燥,阴茎勃起,妈妈此刻双手还被绑着,我如果扑上去把她强奸,估计她也没办法反抗吧。即使不强奸,摸几下妈妈的屁股、乳房也好啊,一旦解开了束缚,可就没那?容易得手了。

           “哼,还带着微型对讲机。”导游对大汉使了个眼色。

            “好了,不要你抱了。”妈妈却轻轻推开我,道:“你带纸巾没有?”

           我道:“你看你看,刚说了不自暴自弃的,又哭。”

           “哈哈哈……”车上的人大笑起来。

           看着妈妈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,我心如刀绞,连搂带抱地扶着妈妈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         在这里,似乎回到了原始社会,女人成了男人追捕的猎物。

            妈妈显然累了,没有刻意用双臂撑着我的背,而是双手随意地交叉伸在我脖子前,这样妈妈的整个胸脯就顶着我的背了,妈妈胸前那两坨极富弹性的乳房,在我的背上忽然软一下,再弹一下,是我前进的绝佳动力!

            “不客气啊,能卓姐姐效劳,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          我好一会才明白过来,道:“我是一个人来的,没带女人。”

            鬼子再一次俯下身子,开始侵入妈妈的秘处,他扒开妈妈的屁股瓣儿,妈妈股间的生殖器露出来了,肥厚的大阴唇愤怒地闭拢着,守卫着妈妈身上最后一点尊严。鬼子两眼放光,俯下头去舔。

            我挪了过去,大方地拍了拍妈妈的肩膀,道:“卓姐姐,你穿上我的短裤吧。”

            我不能在此时奢求妈妈肉体的回报,现在是到了我付出的时候,我要向妈妈付出我的真爱。

           妈妈斜坐着,双手伸到背后扣上搭扣,这个美人负手戴胸罩的画面从此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深处,不可磨灭。

            四周不时传来男男女女的淫笑和尖叫声,身后躺着赤身裸体的妈妈,我的心扑腾乱跳,下身蠢蠢欲动,好几次想回头偷看妈妈的裸体都忍住了。

           妈妈会在哪里呢?想起妈妈撑了把伞,目标很明显,又在等龙青山,应该没走多远。

            “我不是那人哭的。”妈妈道:“我是想我的儿子,我真的很对不起他,他从小就跟着我出国,受了那?多的苦。”

            妈妈害羞地点了点头,离了我的怀抱。她站也站不稳,我不敢放手,只是轻轻活动了一下双腿。

            “哼……”妈妈没有答话,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着。

            妈妈刚擦干眼泪,一听我这话,又难过道:“你说得对,我不能再自暴自弃了,小佳要知道妈妈变成这样,肯定很伤心的。”说着又要落下泪来。

            看妈妈走的有些迟疑,我问道:“卓姐姐,你是不是要去看一下龙青山?”

            爱美的妈妈虽然涂了防晒霜,却还是怕晒太阳,她撑了一把小花伞。撑伞的只有东方的几个女性,我真是哭笑不得,妈妈这不是象打了招牌般的显眼吗?

            妈妈这一哭哭了很长时间,我支撑着妈妈的体重,脚都快站麻了,却一动也不敢动。

            妈妈刚才不是没有看到这四个男女,只是她根本没有想到龙青山会在里头。

            先前的暴力场面,使女性家属们噤若寒蝉,推推搡搡地往山上跑去,只有那些“爱神宝贝”们依旧嘻笑打闹,不慌不忙地跑着。

            10分钟后,导游一声令下,平日里衣冠楚楚的男士顿时成了一群恶狼,嗷嗷叫着冲了出去。我也是恶狼中的一员,最年轻的一匹狼。

            “怎?能说素不相识呢?卓姐姐,我在镇上可是经常见到您,而且我的本意也不是专门来保护您的,我只是想通过旅游,多一点接触你的机会。”这些全是真心话,因此我说得很真诚。

            到了宾馆,我鼓足勇气对妈妈道:“姐姐,不如今晚你就跟我住一起吧,你睡床上,我打地铺。”

            不管她相不相信,总之我要说完,我继续道:“刚才在山脚下我看到您根本不愿意参加这个丑恶的活动,我就下定决心要保护您。”

            我好一会才明白过来,道:“我是一个人来的,没带女人。”

            龙青山总算抓住了一个金发女郎,很显然,那个女的是故意让行动迟缓的龙青山抓住的,否则男的如果总是抓不到“猎物”,岂不是很没趣?

            妈妈下体的阴毛露出来了,她慌忙去拉三角裤,狗日的挺狡猾,趁妈妈手往下伸的时候,双腿一夹,将妈妈手臂连同腰部一起夹住,妈妈顿时动弹不得,狗日的得意的淫笑着,把妈妈的胸罩一把拉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我紧紧盯住妈妈的脸蛋,妈妈梨花带雨的模样真是爱煞人了,妈妈感觉到了我灼灼的目光,她双手掩面,嗔道:“不许看人家的脸,丑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我很无奈,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这个见鬼的旅游团后面还有什么怪招。

            妈妈这一哭哭了很长时间,我支撑着妈妈的体重,脚都快站麻了,却一动也不敢动。

            “有啊。”我摸了摸身上,这才发觉裤子已经穿到了妈妈身上,我呵呵笑了一下,道:“姐姐,在你穿的裤袋里面。”

            我道:“你看你看,刚说了不自暴自弃的,又哭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嗯,”妈妈头看了我一眼,道:“得了吧,刚才在你身上哭一会你都站不稳了,还背我哪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好!”我按捺不住妈妈喝彩,妈妈听到了熟悉的乡音,想也没想便往我这边跑。

            我叹了口气,道:“卓姐姐,别的话我也不多说,你如果相信我,我就在这房间打地铺保护您;你如果让我走,我再开一间房间去。至于别的女人,我没有任何兴趣,也请你不要再提起。”

            经过上午的事,妈妈知道目前在岛上只能依靠我了,她红着脸点了点头,道:“小瑜,陪我去房间拿一下洗漱用品。”

            不一会,那个犬国人也上车了,看到我们,他愤怒地冲导游说着蹩脚的英语道:“导游,那个男的,他违反规则,他抢走了那个女人!”

            龙青山体质明显不行,在酷暑下跑了一段就气喘吁吁,我只好打起精神,开始四处观望,一路上只见有些男的已经追上了女的,有的就地正法,有的抱到路边的草丛,树林里去了。

            妈妈却还是不动,浑身跟僵了似的。

            眼光一瞥,那个监视的黑人似乎没注意到这边,以这又是再平常不过的4P游戏了。

            遮住了自己下体羞处,妈妈的心里总算稍微安定下来,敢于面对我说话了,她道:“谢谢你了,小瑜。”

            妈妈也不答话,自顾自收拾着衣物,她本来只说拿洗漱用品的,现在却什么

            犬国人张口结舌,只得点了点头。

            “哼,还带着微型对讲机。”导游对大汉使了个眼色。

            爱美的妈妈虽然涂了防晒霜,却还是怕晒太阳,她撑了一把小花伞。撑伞的只有东方的几个女性,我真是哭笑不得,妈妈这不是象打了招牌般的显眼吗?

           妈妈这一哭哭了很长时间,我支撑着妈妈的体重,脚都快站麻了,却一动也不敢动。

           如果冲出去把狗日的踹翻,一定会遭来那个黑鬼的干涉,我虽然炼了纯阳功,但不一定是这个黑塔般大汉的对手,即使打赢了他,下山也一样会遭受惩罚,妈妈还是逃避不了被污辱。

           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,妈妈的身子才回暖,她靠在我的肩膀上,幽幽道:“他是我的最爱,也是我的生命啊,他怎?能这样对我,把我的生命、我的爱情这样的蹂躏,撕成碎片……”妈妈说着说着,泪水无声地从脸颊流下,浸湿了我的胸膛,“我的心已经死了,活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意义了,龙青山,你好狠心啊,你毁了我的一切……”
       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          三鲨全景展厅 - 仙游红木家具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老友记第十季,老友记第十季最新章节,老友记第十季 新爱看书吧
          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          开启瀑布流阅读